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红海行动】纸短情长-13/顺星abo

算了,就这样吧🙄

13
罗星的信息素变了味道,夹杂着檀木味道,顾顺闻着挺喜欢的,抱着罗星不肯撒手,抱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避孕的事情。
罗星表示上头只给他准备了抑制剂。
顾顺立即坐起来穿好衣服,要去找杨锐想办法。
罗星拉住顾顺的手道:“顺其自然吧。”
顾顺极为严肃地在罗星面前蹲下,握着罗星的手,仰头去看罗星,“至少不是现在,如果真的怀孕,你觉得你的身体能负荷吗?”
罗星淡淡回道:“我觉得还行。”
“我觉得不行!你忘了你脊椎里还有钢钉没有取出来吗?”顾顺暴起的信息素让罗星身体一僵,意识到自己给罗星带来了威压震慑,顾顺放缓了语气,“罗星,如果是战场上,我能信你十分,可这次不一样。你能不能多考虑下你自己?”
罗星看着顾顺,点点头安抚道:“可以,但你要知道即便是医疗舰上也不一定有药。”
顾顺愣了一下。
罗星忽然没头没脑地又问了一句,“你不喜欢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吗?”
小家伙?顾顺计划过未来,但没有想过孩子的问题,他看着罗星,觉得以后得日子里有个和罗星一样的小家伙似乎也不赖,他捏了把罗星的脸,“喜欢,我更喜欢你。”
“我先带你去洗澡,回来后你把饭吃了。我……还是想去找趟杨锐。”
罗星应道:“行。”
顾顺收敛好自己的信息素,从衣橱里找出套干净的衣服给罗星换上。
他先把门翕开一条缝往外张望了一下,屋外一切如常,仿佛他和罗星刚才那一番折腾什么都没有惊动。
顾顺转身就去把站在他身后的罗星打横抱了起来。
尽管罗星强烈拒绝,表示自己能走路。
顾顺还是抱着罗星悄咪咪地躲开洗完澡的大部队去浴室里冲洗了一遍。

“没有药,舰上没有这玩意儿。”杨锐说话从不拖泥带水,“另外,罗星的宿舍后期改过,已经是隔离舱的配置,你不在时候也不用担心。”
说完这些杨锐整理好桌面上的文件,推开门去甲板上看日落去了。
徐宏看着有些闷闷不乐的杨锐问道:“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吧?”
杨锐抬手示意徐宏不要讲了,“别说话。白菜被猪拱了,我需要静静。”

顾顺黑着脸回到罗星宿舍,罗星正一勺一勺舀着饭,见他不甚明朗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了。
“别担心。”罗星笑吟吟地看着顾顺,“我这种复杂情况,什么都还说不准。不行你再问问顾澄,总是有办法的。”
顾顺低头看见罗星还有些湿的头发,拿起挂在墙上的毛巾,默不作声地帮罗星擦起头发来。

“罗教官今天晕船吐得有点厉害啊……”
新兵计着数,这是罗星今天第三次在训话的时候跑到船弦边上扒着船弦呕吐了。
“南兴岛那会儿的脑震荡还没有好吧。”
“可我看顾顺已经和个没事儿人一样了。这都回来好几天了,前几天也没见罗教官这样啊。”
“讲话的那两个!出列!”顾顺突然出现,把窃窃私语的两个人叫出了队伍,“俯卧撑五百次。现在,立刻,马上。”
罗星吐完回来,看见两个新兵在做俯卧撑,顾顺站在队列前面正训话。
一整队人站在那里就数顾顺最高,他眉头蹙着,眼神如鹰隼,被他扫过的新兵都不由自主地站得更加笔挺。
看着一脸严肃的顾顺,罗星禁不住想笑,他走上前去,看着正在做俯卧撑的两个新兵,面无表情地问道:“谁是你们的教官?”
两个新兵手抖了一下,感觉不妙,犹豫着回答:“是……罗星。”
“那你们听了谁的命令出列?”罗星厉声道:“再加五百个俯卧撑!”
罗星高烧的时候顾顺给罗星带过一次兵,新兵见他都有些怕,顾顺太能训人,罗星和他比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
今天他们才意识到罗星之前的和善也不过是他用以示人的其中一面罢了。
“跟我来一下。”
顾顺一副正经的样子,罗星当真以为是有什么要事,留下一队人原地站军姿,跟着顾顺走到了侧弦。
罗星开口问道:“什么事?”
罗星的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眼窝有些往下陷,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十分憔悴。
顾顺略显笨拙地开口道:“韩狄说今天吃午饭你吐了两次。你说是脑震荡还没好,韩狄不明缘由信你。你不要瞒我,算上刚才那次,今天肯定是不止三次了。身体还吃得消?”
罗星挑着眉毛,一脸自信地答道:“没问题。”
可边说着他又探出栏杆干呕了一声,胃里已经不剩什么食物了,他捂上嘴努力止住继续呕吐的趋势。
顾顺伸手抚上罗星的背,来回拂了几下,“罗星,我们去打结婚报告吧。”
罗星点点头道:“行啊。”
听到罗星的回应,顾顺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丝绒的小盒子,打开后举到罗星面前。
海风刮得猛烈,海浪的声音响在耳边,罗星胃又开始翻腾,他眯着眼,只觉得有道光闪过,顾顺就跪在了自己面前。
他看清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非常普通的一枚铂金素戒。
是顾顺托父母和顾澄选的。
原则上士官是不能在本部队内找对象的,但罗星是军官,顾顺不带怕的。 
南兴岛战役后顾顺的军衔从上士升到了少尉,罗星升到了上尉。顾顺就更加不在意这些了。
罗星看着顾顺觉得不太妥,反驳道:“求婚这种事应该是我来才对。”
顾顺有些无奈地扶额,“那罗星同志,我的戒指呢?”
“你等着。”
罗星一路小跑,把新兵给抛到了脑后,也把跪着的顾顺晾在了原地。
顾顺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举着戒指,目送罗星跑开。
隐蔽在一旁围观的蛟一全体队员默默给罗星点了个赞。
杨锐则在心里嘀咕,喂,罗星你擅离职守了啊!
罗星再回来的时候发现顾顺还在跪着,赶忙把人拽起来,“怎么还跪着?你是不是傻?”
顾顺心里默默哀叹了一声,我在求婚啊……罗星你是不是怀孕怀傻了?
罗星递了纸笔给顾顺,“你签个字。”
顾顺拿过纸,是份罗星手抄的结婚报告。
原来等了这么一会儿,罗星是去准备这东西了。罗星的字如其人,体势骏迈,落笔沉着痛快。顾顺就着罗星名字旁边落了款。
 “签卖身契了?”徐宏拍拍拿着望远镜的李懂,“纸上写什么呢?”
“结……结婚报告。”李懂放下望远镜,眼角眉梢连带着嘴角都往下耷,满脸写着伤心。
虽然这两个人在众人眼里总是顾顺在主动追,罗星不为所动。但是短短一个月不到时间就发展到结婚还是着实让众人惊讶了一番。
杨锐和李懂相对比较淡定,互相看对方一眼,心里道这两个人进展再快也是正常。
“进度这么快?”佟莉难以置信地接过李懂手里的望远镜想看个究竟。
“难道是奉子成婚?”韩狄挠着头,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道:“午饭的时候就见星哥吐了两回。他说是脑震荡还没好,我想着不应该啊,都这么多天了,况且前几天他也没有反应啊。而且刚又吐了……”
“不会吧……罗星可是beta……”
“咳,罗星他是omega。”杨锐打断了徐宏的话,“这本来是属于非公开的信息,所以一直没和大家讲。”
气氛霎时就降到了冰点,大家只用眼神就能理解彼此内心的震惊。
在新兵们惊讶的目光注视下,顾顺给罗星带上了戒指。
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顾顺相当从容地亲了罗星的额头。
罗星好像突然反应过来身后还有一队新兵,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随后少有地难为情地捂上了脸。
杨锐坐在办公室收到顾顺、罗星的结婚报告时,朝两个人抿嘴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材料我会交上去的。你们可以出去了。”


评论(25)
热度(1)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