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洵玥】岁月短/现代paro

13
宇文怀的办事效率向来高,燕红绡的验尸报告和案卷的影印件隔天就送到了宇文玥手上。
报告中指出燕红绡的死因是内脏破损,后脑的伤并不是致死的原因,只是被车辆撞上后滚到路边时磕上了石块。
“我看过案卷,燕红绡后脑的伤是打击伤,也就是说车祸现场可能并不是第一犯罪场。”
宇文怀本来正看着监视器上元嵩和荆小八的对手戏回放,冷不丁地将手中的剧本放下,似有所领悟道:“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元宝炬一开始只是把燕红绡给打晕了,后来发现燕红绡没有死,就制造了一场车祸。”
宇文玥点头,“案发当天,燕红绡是去元氏集团找元淳的,案发现场极有可能就是元宝炬的办公室。”
“办公室?你要怎么调查?再去见一次元宝炬。”
“是,我得去办公室仔细看一看。”
“怎么见?怎么看?”
“有燕洵在。不是难事。”
“宇文玥你喊我?”站在楚乔边上看剧本,和编剧左宝仓讨论剧情的燕洵忽地回首冲宇文玥那边看去。
宇文玥脸蓦地涨红,他用手挡住眼睛,撇过头去,燕洵对自己名字地敏感程度真的是不容小觑,以后讲话要格外注意了。
宇文玥没有回应,燕洵不免有些担心,拨开群演和工作人员走到宇文玥面前,“宇文玥,你是不是喊我名字了?”
“没有。”宇文玥摇头。
燕洵笑嘻嘻地摸下宇文玥的头发,“给你也在剧里安排个角色怎样?”
“燕洵,别闹。”
“是是是。”燕洵牵着宇文玥往边上走,“那你替我同左宝仓讲讲道理,他怎么都不肯改剧本。”
左宝仓看到宇文玥的时候手里的剧本都给掉在了地上,抓着宇文玥的手臂就喊:“你叫什么名字,想不想演戏哦?”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二十前的一瞥,他替她特意写了一份剧本,可是没有能等到她出演。虽然一开始是男女主的剧本,改成双男主其实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只要面前这个人应一声他立刻就能回去改剧本。
“不想。”宇文玥把左宝仓的手推开,“我是宇文玥,是燕洵的助手,来和编辑你谈改剧本的事情。”
“改剧本啊?”左宝仓叉腰挺起了胸膛,板着一张脸,“不改。”
“可是这剧情进行得太突兀了。”宇文玥就着楚乔手里的剧本,指着文章道,“即便是一见钟情,但是男女主三观其实有很大分歧,长期形成的观念是很难在短时间纠正过来的,两人之间的矛盾磨合你就一笔带过,是不是就少了许多看点?”
“不改不改,小老头我写出来的东西从来不改。”左宝仓依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宇文玥耸耸肩,要和燕洵讲话。
左宝仓突然出声道:“我有个剧本,你如果肯演接演男主,我就改剧本。”说完还瞟了燕洵一眼。
燕洵困惑地摊手,宇文玥看了眼燕洵,冲着左宝仓道:“你先把剧本改了。我不食言。”
左宝仓闻言,眼睛都快笑眯起来,捡起地上的剧本就朝宇文玥招手,“你来,你来,哪里要改?”
“燕洵,你去吧。”宇文玥往退了几步,被燕洵从后面拉住,“你怎么就应下他了?”
“我不会在元氏待下去,总要为自找条后路。”
“也是。”燕洵松开手,冲宇文玥一笑,“去找宇文怀吧。过一会儿开饭了我来找你。”
“好。”宇文玥摸着自己被燕洵牵过的手腕,说不出拒绝来。

宇文玥自床上坐起,睁眼依旧是白茫茫模糊的世界,这几日他跟在燕洵身旁,名义上是燕洵的助理,然而实际上也就是跟着燕洵时不时去剧组晃一晃。
大多数时候燕洵都会去找楚乔,而宇文玥则是陪着宇文怀看监视器,两个人相对无言,面若冰霜。副导演和助理见到这两个人都想绕着道走,自然也没有人愿意待在这两人身旁,故而鲜少有人去打扰他们。
“这都过去一个礼拜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元宝炬。”宇文怀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坐在监视器前。
宇文玥则端端正正在椅子上坐着,“叔叔你也太没有耐心了。”
“哼。”宇文怀起身招呼副导演,不甘心地又怼了宇文玥一句,“我有自己的节奏。学不会像燕洵那样亦步亦趋。”
片场除了楚乔,也就宇文怀知道燕洵对宇文玥的心思。
每天一早,宇文玥一定是从燕洵的车上下来的,燕洵的手绝对会牵着宇文玥的手。片场的路其实很平坦,得益于宇文怀的挑剔和作死,即使是摄像器械、电缆、轨道这一类也都安放得当。
所以以宇文玥现在的状况而言,自己走路根本没有什么大问题。
然而知情人除了宇文玥外,只有燕洵一人。
片场的人员因为宇文玥眼疾,对于燕洵的行为都大加赞赏,这个监制可真关心员工。
“宇文怀,等一下。”宇文玥递了一张皱巴巴的相纸给宇文怀,小声道:“你再帮我查一个人。”
“不查。”宇文怀瞥了一眼就把宇文玥的手推回去。
“所以你们都知道她是谁?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这照片你是哪里来的?”
“小时候玩具卡车车厢里找到的。”宇文玥摸着皱巴巴的相纸,虽然看不清照片上的人,但他清楚,这就是自己的母亲,自小就没有在他记忆里出现过的母亲。
“这个人我不查,是因为谍纸天眼没有她的档案。这个人我小时候见过,站在你父亲身边,可是很快,你父亲身边又换了别的女人,我再也没见过她。”
“有部电影《绥雪》,你眼睛好了去看一眼吧。资源比较难找,我可以帮你找一找。”
“谢谢。”宇文玥艰难地从喉间吐出两个字。

评论(3)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