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洵玥】岁月短/现代paro

12
宇文怀在监视器后面坐着,男主的戏已经开始拍摄,楚乔则还在化妆间接受着化妆师对她的各种摆弄。
说起来楚乔之前为了接近元嵩混入元家在剧组混过一阵,那时候她年纪还小,总是演些小宫女、丫鬟一类的角色,倒是被某天来探班的元淳一眼看中,自此后就给元淳当了专职的助理。
这次电影选角,除了元嵩以外都换上了新人演员,元宝炬准备重新洗牌布局了,这一点楚乔能猜到七八分。
然而开机前一天楚乔接到元宝炬的电话,得知自己担任《长相忆》女一号的消息,倒真的让她有点慌张了,她并不希望自己在公众面前露脸,这会给她带来许多的不便。
元宝炬讲话极为客气,没有勉强,似乎是在征询楚乔的意愿。
几番权衡,楚乔终是应了下来。
这下元淳又闹脾气了,编辑给的deadline就在眼前,元淳一个人画不过来,没日没夜地赶着稿子,楚乔这一走她肯定是没有办法赶上截稿的日期了。
于是楚乔跟着元淳熬了一个通宵,完成了稿子。
现在元淳估计在家里补觉睡得正熟,而楚乔则是昏昏欲睡。

燕洵是牵着宇文玥的手到的片场,宇文怀第一个就冲上前去打开了燕洵的手,“记者都在呢,你们要处对象回家处,不要在这里给我弄出个大新闻来。”
“宇文怀,你侄子眼睛动了手术还没好,你知道的吧?”燕洵说着又去拉宇文玥的手。
宇文玥侧身躲开了去,“燕洵,不必牵着了。”
宇文怀哼了一声转身就走,这两个人也是心大,幸亏他发现的早,不然明天报纸上的头条就是两人的大幅照片了,“宇文玥,你跟我过来。”
宇文玥回头看了燕洵一眼,跟着宇文怀走开了。
“我说宇文玥你怎么和燕洵扯上关系了?”宇文怀将宇文玥拉到一边,“你要知道,元宝炬连燕世城都下得了手,燕洵迟早也是要死的。”
“我不会让他死。”
“你又不是不知道形势,我们宇文家可是站在元宝炬一边的。”宇文怀被宇文玥的话惊到,想要提醒宇文玥。
“我不是,我想你也不乐意吧?叔叔。”
宇文怀显然对这声“叔叔”很受用,他揉着手叹口气,可能又回想了元宝炬对他的种种作为,深吸一口气,颇为无奈地揣起双手,“要我怎么帮你?”
宇文玥附在宇文怀耳边轻声道:“我只需要你帮我查一下燕红绡的死因。谍纸天眼现在在你掌控中,这不是难事。”
宇文怀有片刻犹豫,他踱步回到片场。宇文玥跟在他身后。
“我应下了。”宇文怀勾嘴角一笑,“你去找燕洵吧。”

片场里,楚乔穿了宽大的戏服在内景中和魏舒烨对戏,小小的一个人,几乎就只看得见露在外面那张秀气的脸。
燕洵走到她跟前才看清这人是楚乔,“怎么没有陪在元淳身边?”
“元总昨天晚上给我打的电话,说我是女一号。”楚乔恨恨地拍打着剧本,“我陪着元淳赶了一夜的稿子,今天早上来的剧组,开机仪式前五分钟王秘书给了我份合同,我匆匆看了一遍,还没看第二遍就被催着要出镜。”
一旁的魏舒烨叹了一声,“怪不得拍前几个镜头时候总觉得你要睡着了。”
楚乔尴尬地“嗯”了一声。
“对好戏没有?”副导演站在不远处大声问道。
“好了好了。”魏舒烨和楚乔齐齐回应,楚乔放下剧本,悄悄给燕洵递了个眼色。
燕洵微微颔首,退到了一边。
楚乔演完这一场分镜,额头上冒了不少汗,脸色也有点泛红,助理上前替楚乔脱去厚重的戏服,准备带她回化妆间换下场戏的服饰,却不料楚乔走着路晕了过去。
站在一旁的燕洵眼疾手快,一把托住了楚乔
助理走上前去看楚乔,一摸额头,才惊觉有热度,“燕董事长,我带楚小姐去房车休息。”
“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抱得动?楚乔的房车在哪边?我抱她过去。”
“剧组这里到处是人,狗仔也很容易混进来,您来这一下子,指不定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是什么……”
“清者自清。哪辆车?”
助理指了不远处一辆白色的房车,唯唯诺诺地跟在了燕洵的身后。
“怎么真的发热了?”燕洵贴在楚乔耳边问。
“热度不高。”楚乔闭着眼,脸颊贴着燕洵的胸口,“趁机偷懒一回。”
“合同我签之前扫过一遍,片酬是500万,中午时候已经打到我卡上了。元宝炬这次可能是想要把影视这一块给摘出去了,要从这里下手找线索有一定困难。”
“这些我来想办法,你就安心在这里拍摄,宇文玥把我父亲的口供录音给了元宝炬。”
“什么?”
“宇文玥今天亲口告诉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留有备份。”
楚乔伸手比了个手势道:“保持联系。”
离房车近了,助理上前去开门,燕洵将楚乔安置在座椅上,接过助理递过来的退烧药和矿泉水给楚乔喂了下去。
在剧场蹲点的狗仔用相机清晰记录下了这一切,没想到这次蹲点能拍到燕洵,明天一早的头版头条捏在他手里了。
狗仔洗出来的照片没有出现在第二天报纸的首页,反而被摆在元宝炬的办公桌上。杂志社的主编站在办公桌的一边抖抖索索地等着元宝炬的指令。元宝炬拿起几张照片到眼前,端详一番,抽开了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摆着一沓王秘书今天早上交给他的照片。他蹙眉沉默了一阵,收起桌上的照片放到抽屉里一起锁上,“这些照片先压下来,你可以走了。”
“是,元总再见。”主编退出元宝炬的办公室,做了个深呼吸才把自己狂跳的心给安抚下来。
元宝炬此刻内心也是难以平静,燕洵和宇文玥、燕洵和楚乔,这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
就目前而言,燕洵和宇文玥的关系匪浅。按理来说宇文玥自小就被宇文家严格约束,不可能和燕洵有什么交集,但他是押送燕世城的刑警之一,交给自己表立场的录音离也不过是些模棱两可的话。
看来有人要挑战他的权威,元宝炬表情一如往常严肃,王秘书敲门送了些文件进来,又是需要用心筹划的一天。

评论(2)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