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洵玥】岁月短/现代paro

11
楚乔从元淳口中得知燕洵同宇文玥表白被拒的时候,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嘴里的菜都忘了咽下去,皱着眉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元淳:“燕洵原来是弯的?”
“阿楚你反感同性恋?”元淳握着调羹的手不自觉地收紧,微蹙着眉头,盯着碗里的甜汤有些不安。
“没有。”楚乔摇头,“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宇文玥长得是挺好看的,你确实没有骗我。”元淳拍拍胸口,端起碗,一口一口喝起甜汤来,“阿楚,我想帮燕洵一把,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
“嗯。”楚乔低头吃着菜,也就是随口一应承。
于是,当晚她就被元淳叫去了卧室,元淳神神秘秘地关上房门拿出笔记本,按下电源键,电脑的部件开始运作,发出“嗡嗡”的杂音,“我刚刚学会上网的时候认识过一个朋友,她说她是卖情报的,什么都知道。我用自己试过一次,确实是没有骗人。我知道这样子不好,可是燕洵哥哥好不容易有个认真喜欢的人,我就是想帮帮他。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楚乔点头,看元淳接下来要怎么操作,心中却道要查人交给自己不就好了。
长安虽然地方小,但是势力网络却是错综复杂,宇文家专注于搜集情报主要是各种秘事,萧家注重于情报的及时准确性,楚乔所带领的风云则更在意情报的完整性。
元淳打开邮箱,指尖在键盘上流利打出一串邮箱地址。
楚乔瞄了一眼,居然是自己众多邮箱之一,再一瞄发件人——“vivan”,原来顶着这个名字在网上和她聊得火热的小姑娘是元淳。
她拿着手机,装作是在回复消息,快速给手下发了消息调取宇文玥的档案。
可是即使是风云传来的档案,也是只有寥寥的只言片语。
“宇文玥,性别男,民族汉……”
“生母不详?”元淳看着屏幕上的字,轻声嘀咕起来,“怎么会不详呢?”
“嗯?”楚乔在元淳身旁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宇文玥的资料,顺着元淳的目光往下看,看见“生母不详”四个大字。
元淳一边嘀咕着一边将文档最小化,打开了一份本地文件,“我从父亲u盘里拷到过的文件分明写着宇文玥的生母是江月秋啊。”
楚乔凑前去看,那是一张旧照片,拍的是一张出生证明。因为年代久远,上面的字已经有些模糊,但是还能辨认出母亲那一栏用黑色钢笔写着“江月秋”。
元淳咬着手指思索了一会儿,转头看向楚乔:“阿楚,我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大秘密?”
楚乔讷讷地点点头,确实是个大秘密,宇文家从一开始就不介意把私生子的名头扣在宇文玥的头上,对于宇文玥生母是谁,各种猜测也从来没有断绝过,宇文家并不发声,任由猜测满天飞,故而宇文玥的身世一向被宇文家掩饰得很好。
“江月秋?这名字怎么有点熟悉呢?”
“要不我们再查查江月秋?”元淳转过头看楚乔,一双鹿眼含笑,嘴角微微上扬。

燕洵第一时间从楚乔处得知了宇文玥的消息,想了许久,还是给于笑发了短信。
“于笑,我需要你帮我调查宇文玥,我需要知道近段时间有关他的消息。”
于笑很快回了消息:“需要些时间,明天一早发给你。”
而现在,于笑一早发给燕洵的文件,还没有被燕洵打开仔细阅读。
宇文玥先一步朝燕洵和盘托出,又问燕洵到底信不信他。
“信。”燕洵把着方向盘,一刹那觉得于笑发的文件他也没有必要看了,宇文玥就坐在他身畔,自己的心里也早就有了答案。
“我在找元宝炬的破绽,可是元宝炬做事情都处理得极为干净。”宇文玥望着前方,强烈的日光刺得他眼前一片空茫,“所以,燕洵,以后会有很多在你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还请你不要阻拦我。”
燕洵似是无奈地点点头,应道:“是是是。”全依你。
燕洵接着问道:“那你就没有别的同我讲了?”
宇文玥微微摇头,“没有。”
宇文玥不说,燕洵也没有办法,元淳在电话里是这么同燕洵讲的,“宇文玥这个人真的是没什么劲,什么喜欢的东西都没有。唯一看得出来的就是他比较倔了,有事情喜欢一个人担着。可能是从小都没人疼的缘故,你可以的话也帮他分担一些。毕竟俗话说得好,妇女也能顶半边天。”
燕洵通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宇文玥,看见宇文玥脸上有些倦意,眼皮也不自主地合在一起。
“下个路口左转就是我家,你脸色有点差,先去躺一会儿。剧组那边不着急,你要做什么我都帮着。”
宇文玥听到这话,抖了下身子,立马清醒过来,警惕地看着燕洵,“谢谢,不需要。”
燕洵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看来宇文玥对他还是难以释怀,“先吃饭,吃饭。”
宇文玥吃饭很文雅,遵从着食不言的古训,很快就放下了碗筷。
燕洵挑眉,果然同元淳说的一般,是有些无趣,夹着菜的筷子抬起又放下。
坐在对面的宇文玥忽地发声道:“怎么?不合胃口?”
这可能是宇文玥出于礼貌的询问,但却在燕洵心里荡出一丝暖来。
从餐厅出门正是烈日当头,燕洵抬头,天空中一缕七彩的光芒漂浮着。正是饭点,大街上都是出来吃饭的上班族,有人走着路抬头望眼后又匆匆赶路,也有人驻足举着手机拍照,燕洵也轻声道:“宇文玥,日华。”
宇文玥抬眼去看,但是眼前依旧模糊。
“我忘了,你看不清。”燕洵牵起宇文玥的手,照着虚空画了个圆,“就在这里。”
宇文玥的耳朵红了起来,着急抽回了手,觉得燕洵这个漩涡已经将他卷向了未知。

评论(1)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