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洵玥】岁月短/现代paro–bug修复版

玥玥的眼睛嘛……好起来还要一阵子。

5
“不必了。”宇文玥从燕洵手里把碗接过来,拿起桌上的筷子,旁若无人地开始吃饭。
“你看得见啊?”燕洵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一张脸上满是委屈。
“我又是什么时候和你讲过我看不见?”宇文玥扯起嘴角冷冷一笑,“燕洵你想得太多了。”
“哈?那……”自己一片赤诚被宇文玥贬得一文不值,燕洵当头被浇了盆冷水,病恹恹地趴在饭桌上盯着宇文玥失焦的双眼,“那你未免也装得太像。”
“谬赞。”
燕洵后仰瘫在椅子上,两眼无神,丢了魂一般。
楚乔在饭桌旁坐下,拿筷子狠狠敲了燕洵的前额,“吃饭。”
虽然宇文玥亲口说自己没有失明,但是燕洵看着他常常靠摸索来拿东西,时不时撞个门框桌角,这足以说明宇文玥的眼睛一定是出了问题的。
燕洵下决心要弄明白,打算趁着宇文玥睡着后翻他的病历本。
然而,还没有开始作案,便被宇文玥抓了包。
“十二点了还不睡?”
身后响起宇文玥的声音,燕洵缓缓转了个身,作势要去厨房,“我饿了。”
“正巧,我睡不着,陪你。你顺便也把和我分开后的事情同我讲一讲。”
燕洵顶着困意,硬撑着煮了一碗泡面,边吃边把这几天的事都同宇文玥讲了一遍。
同时也深刻认识到母亲从小教育他尊重他人隐私不无道理,他再也不好奇了。
另外,楚乔买的这泡面也太难吃了!

宇文玥结束了和燕洵的谈话,面朝下趴在床上。
十一天前他从医院醒来,护士递给了他一份检查报告,“有个姑娘替你交过钱了。”
宇文玥从病床上下来,走了没几步,就撞到了门框上。
嗯?门框怎么变形了?
宇文玥捂着额头,看着扭曲了的门框,“护士,我看见的东西扭曲变形了。”
护士带着他挂了眼科,查下来是视网膜脱落,医生建议手术。
九天前他的眼睛动了手术,注入硅油以固定视网膜。术后眼前扭曲的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度近视一般模糊的世界和时不时闪现在眼前的白光。夜晚尤甚,虽说是身处黑暗,眼前却恍如白昼,遗憾的是这白昼并不是他所渴望的光明。
按理来说这几天他应该是躺在医院里面休养的,但是他为了案件在外奔波,根本没有时间遵照医嘱。本来术后的第七天约了医生去复查,也被他拖到了第八天。
视线模糊,他看见医生看着检查报告,嘴里咂了一声,苦口婆心地劝道:“你还是住院吧,手术恢复得不够好,视网膜没长到预期效果。”
“最多也就是后面重新动一次手术对吧?”
“说是这么说……”
“那就两个月后再说吧。”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哪里来的自信,收起片子和病历本,和医生道了声“谢谢”,推门而出。
现在袖扣的线索刚刚有了眉目,本以为身处危险的燕洵在自己身边呆着,他紧绷了好几日的神经放松下来,夜晚做的梦却依旧纷繁压抑,早上醒来时候胸口还带着压迫感,深呼吸了几口气才缓过来。
饭桌上已经备好了早餐,燕洵吃得正欢,看见宇文玥就这么穿着宽松的睡衣,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脸上带着些许的疲惫,毫无防备和掩饰地站在自己面前。他忍住走上前去揉宇文玥头发的冲动,咽下嘴里的那口粥,“洗漱完来吃饭。”
“好。”
宇文玥再次出现在燕洵身前时已经整理好衣着,换了一身黑色西装,喝了几口粥,问道:“楚乔呢?”
“我让她回去了。”
“回去了?”
“对,她有其他事要处理。”
宇文玥微微挑了眉毛,看来燕洵也在查什么。
两个人闷声不响地吃完了早饭。
燕洵洗碗的间隙,宇文玥换了皮鞋打算出门,“我出门了,你自己在家要注意安全。”
燕洵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随后站在宇文玥面前问道:“阿楚说你从警局辞职了,出门做什么?”
“燕洵,这是我家。”
“我知道,寄人篱下,从今天起我给宇文先生当个书童如何?”
“燕洵,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宇文玥觉得脑子有点疼。
“你在查元氏集团,我也在查。何不一起呢?”
“燕洵,这件事涉及太广,你不要插手。”
“我也不想,但是我已经被迫身涉其中了。”
宇文玥低头沉默。
燕洵解下围裙挂在玄关的衣架上,丝毫不介意地拉过宇文玥的手,“今天你要去哪里?”
“萧玉还在找你。”宇文玥拨开燕洵的手,“你给我乖乖待在家里。”
“萧玉这个人我了解,没有十足的把握和缜密的计划,她是不会动手的。”燕洵再次搭上宇文玥的手,“你便当我是只导盲犬吧。”
“去哪儿?”燕洵推开门,带着宇文玥一步步下楼梯。
“安也画廊。”
宇文玥一手被燕洵牵着,另一只手握着盲杖,手心里出了汗,心也跳的厉害,踩着楼梯的步伐有些虚,握着燕洵的手也加了几分力气,等到踩到了平地,竟也忘了要松开。
燕洵就这么牵着宇文玥的手走了一路,现在两个人已经走在了人潮熙攘的步行街。两个样貌出众的男子手牵手走在大街上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等到看见其中一人无神的双眼和手里的盲杖,又都不免流露出些惋惜。
燕洵并不在意谢谢,倒是后知后觉地问宇文玥道:“怎么没让月九来接送?”
“那样太过显眼。”宇文玥总感觉接受着周围人的注视,却觉察不出是怎么回事。
“关于安也画廊你知道多少?”
“我有问题不解,要请教你母亲。”
“你问我也是一样的。”
宇文玥摇摇头,“画廊也该到了。”
安也画廊开在喧闹的步行街上,装饰风格也极现代主义,燕洵往画廊前一站,门口的侍者只是瞄了他一眼,就迎上前来。
宇文玥被燕洵牵着就进了画廊,进了电梯,上到三层,七拐八绕进了一间雅室。
耳边有沉稳的女声响起,“多谢宇文先生对犬子的照拂。”

评论(9)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