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洵玥】岁月短/现代化paro

3
楚乔很少遇见这样容易对付的世家公子。
楚乔走的时候元淳拉着她的手,极其依依不舍地嘱咐道:“宇文玥这个人我也不熟,小时候他就不怎么出门,长大了我也没怎么见过他几面。”
“他小叔宇文怀我倒是常常见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讨厌鬼。”
“我也不是对宇文家有偏见,但是他们家的关系真的是有够乱的。宇文玥从小就没有了母亲,他父亲也不要他。”
“他祖父带大的他,这年龄差,中间隔了不知道多少条沟,你脾气不好,就多让让他。”
“实在忍不住,就打他吧,有我给你扛着。”
如果不是楚乔打断,元淳就差掏出本本子给她全写下来了。

楚乔进到宇文玥的公寓,首先就在公寓里逡巡一番,这房间也太素净了,根本不像是正常人过日子住的。
她拉开冰箱门,里面基本没有什么食材,能找到的也就是一两瓶矿泉水。
楚乔不想出门,便在网上定了点生鲜蔬菜,发了条信息问过燕洵的情况,就开始忙活起来。
她走过客厅去开窗通风,听得脚下细微的吱吱嘎嘎声音,才发现地面上有零碎的玻璃渣。
打扫完房间,收了阳台上的衣服,她又忙着做了几道菜。等到她做完,看着桌上的菜,一时间有点晃神,所有的菜色都是元淳爱吃的。
元淳特别挑食,又喜欢吃甜的。楚乔在元淳身边的三年里为了给元淳做吃的,翻过了不可胜数的菜谱。
想到元淳,楚乔就不自主地笑起来。元淳是被父母和哥哥们呵护在掌心里长大的,刁蛮任性这些毛病也是在所难免,但是也同样善良聪慧。唯一让楚乔头疼的便是元淳认死理,只要她认定的事情便不再更改。
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一个月元淳是不是吃得惯别人做的饭菜,也不知道宇文玥吃不吃得下这桌甜食。
楚乔还在发愁,门就开了。伴随着“砰”的一声,宇文玥捂着头,踏着拖鞋进了门,随后却停在了玄关处。
楚乔从厅里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看到宇文玥贴着玄关的墙,悄悄探出一点头来,观察厅里的动静。
楚乔挑眉表示十分困惑,自己整个人都已经暴露在他面前了,他这是做什么?她往前又走了几步,宇文玥听见脚步声,转过头,伸出手拽住了楚乔的手,将楚乔反手扣在地板上。
“谁?”
“宇文先生,我是楚乔。”
刚刚那几下擒拿的手势还是做得很利落的,楚乔对宇文玥有些赞赏。
“楚乔?不认识。”
“我是宇文灼老先生请来照顾你的。”
宇文玥掏出手铐,给楚乔铐上后才松了手去口袋里掏手机,手指点在屏幕上,语音助手的声音响起,宇文玥跟着语音操作,点开了宇文灼的短信。
诶诶诶?楚乔满脑子问号,至于上手铐吗?
机械声响起:“玥儿,你眼睛盲了。刑警队的工作就不要再去了,离职手续月七已经替你递交了。我向元家借了楚乔来照料你,这一个月你就在家好好休息。”
原来他瞎了啊。楚乔扭过头去看他,宇文玥的眼睛是透亮的,但是眼神却没有焦点,一张脸五官分明,是很硬朗那种,但是叫人看上去却又有几分温柔。
“宇文先生,现在能帮我松开手铐了吗?”楚乔别扭地跪在地上,心里对宇文家这种奇怪的相处模式十分鄙视。
她余光瞥见宇文玥一只手从裤子口袋掏出钥匙给她解开手铐,另一只手把手机捏在手里,指节都发了白。

楚乔坐在桌前,咬着筷子,看着宇文玥握着一双筷子在菜碟里戳来戳去,一片菜叶子都没有夹住,但是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和怒意。
她不太相信这是一个昨天刚刚瞎了的人。
她接过宇文玥手里的饭碗,夹了些许菜到他碗里,压实了,推到宇文玥面前。
宇文玥摸到饭碗,说了声:“谢谢。”
楚乔夹着肉的筷子都抖了一抖,宇文玥居然会对她说谢谢?!
元淳向来只会噘着嘴接过碗,满脸嫌弃。
她半张着嘴,一脸惊讶地看着宇文玥端起饭碗,扒了一口饭往嘴里送,看起来并不挑食。
楚乔看着他吃好饭,然后搁下碗筷,又十分客气地对她说道:“收拾好厨房就回去吧。”
宇文玥简直刷新了她对世家公子的认知。
如果对面换成是元淳,对这桌子的菜是少不了一番挑剔的。
例如什么糖醋排骨的糖放的太多粘牙了。
元淳总能找到五花八门的理由来挑剔她的厨艺,像宇文玥这样一心专注填饱肚子的太少见了。相比之下,元淳更加生动活泼,比起宇文玥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想起出发前元淳说过的话,她越发觉得宇文玥长到现在这样简直不可思议。

楚乔在厨房间洗净了碗筷,蹑手蹑脚地走到宇文玥的书房门口。宇文玥正坐在电脑面前阅读文件,机械朗读声极为快速地朗诵着一的案子相关,她还想继续听下去,宇文玥却突然起身,她转身快步走到玄关,整理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关上门的一刹那,她看见宇文玥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扶着墙壁,缓慢地前行着,走到拐角处,被自己绊了一下。
楚乔赶紧掏了钥匙重新开了门,宇文玥正摁着饮水机的按钮倒水,闻声转过头,无神的双眼对上楚乔的眼睛,楚乔一时之间有些慌乱,低了头去避开这目光。
“怎么又回来了?”宇文玥的语气中不无警惕之意。
“我忘了点东西。”
“我也忘了同你讲,以后你不必来了。”水杯里的水溢出来湿了宇文玥的手,他倾斜杯子,倒去一部分水,将水杯凑到嘴前抿了一口,“我祖父那边我会处理。”
楚乔点点头,一句“好啊”,差点就脱口而出,转念一想,自己的住所虽然隐蔽,但是时间一久难免有被发现的时候。宇文玥眼睛看不见,宇文家又在军队中有势力,萧玉胆子再大也不敢搜到宇文玥家里。
“不行。”楚乔走到宇文玥跟前,“我还是会来的。”
她离宇文玥极近,宇文玥的个子很高,她需要抬起头去看他,无形之中有了压迫感。
楚乔没有等宇文玥的回话,一溜烟跑出了屋子,心里默默叹了声:“还是元淳好对付啊。”


评论(1)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