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洵玥】岁月短/现代paro

1
宇文玥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对着自家的大门,试了好几遍才把钥匙插进门锁,转动钥匙,拧下把手,把门拉开,“砰”一声砸到了他的眉骨。
这是他失明的第十天,刚从警局办了离职手续回家。
有人匆匆奔到玄关,从鞋架上拿下拖鞋摆到宇文玥跟前,急急问声:“宇文先生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屋内弥漫有未消散的油烟味道,宇文玥颇为不满地皱了眉,“楚乔是吧?我说了,薪水会照付,你不用来上班,我祖父不会知道。”
“先生,我签了劳务合同的。”楚乔看着宇文玥无神的双眼,噘嘴吐了吐舌头,弯下腰捉过宇文玥的脚踝给宇文玥换鞋子。
宇文玥本能地挥手打开楚乔的手,但是他显然忘记了自己眼睛看不见,一巴掌打在了楚乔的脸上。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房间里,气氛顿时冷下来,宇文玥撇过头道了声:“对不起。”,弯下腰自己摸索着换了鞋子。
“怎么有血腥味?”宇文玥在楚乔身上闻到了血的味道。
“杀鱼割破了手。”楚乔慌忙将手背在身后。
“做事小心些。”宇文玥扶着墙起身,虽然是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但一朝失明,他还是不免对任何事物充满不安,“医药箱在我书房书架的第二层,你自己去包扎一下。”
楚乔应了一声,“我进去过了,双氧水被我打翻了,你不会生气吧。”
“你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宇文玥小步挪到了沙发边,中途撞到了一次凳角,打碎了楚乔新买的花瓶。
楚乔站在一旁揣着手看着,明天又要去添置点新用具了。
她知道宇文玥是绝不想被人看到这般尴尬模样的,所以她观望了一阵便回了厨房间把饭菜摆到了桌上。
吃饭相对而言是件容易的事情,前提是宇文玥能够准确判断装菜的碗碟在哪里。
楚乔为了省事,专门为宇文玥准备了一个面碗,帮他把所有的菜也盛在了里面。
“吃吧。”楚乔先一步动了筷子。
然后俩人就静默地吃饭,宇文玥端着饭碗,感觉自己跟个宠物狗一样,这房子倒像是楚乔的家了。
“宇文先生,从今天开始晚上也有人来照顾你。”
“……”宇文玥搁下饭碗,一张脸冷了一分,“又是祖父安排的?”
“你昨天洗澡摔倒了,我同宇文老先生说了……他不放心……”
“哒。”宇文玥搁下筷子,“记得收拾。”
楚乔看了看宇文玥的饭碗,里面还剩了大半碗饭,“先生?”
宇文玥没有回应,转身去卧室拿了换洗衣服去了浴室,紧接着又是乒乒乓乓一阵,楚乔轻轻放下碗筷,收拾了一番后,走进了书房。
“燕洵,你暂时在这里待着。”楚乔将配好的钥匙塞到燕洵手里,“我告诉他你是夜里来照顾他的,你只要在夜里看好他的安全就可以了。”
燕洵闻言举起自己的手臂,又看看自己的胸,伤口上缠了绷带,“我说阿楚,我也是个伤号啊。”
“少废话!”楚乔把燕洵从沙发上拽起来,顺手拿过一瓶香水往燕洵身上喷,“现在也就宇文玥家里最安全了。他眼睛又看不见,你在这里我才放心。”
燕洵伸手又是挡又是挥的,“阿楚你这是干什么?”
“宇文玥他很敏锐,我帮你处理伤口沾到的血他也都闻了出来。”

热水从花洒中流出,浇在宇文玥身上,他眼眶有些红,眼神却空茫,手摸过身上的淤青,大大小小能有数十处。
自己瞎了十天了,尝试着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却并没有能够很好地适应环境。
其他的感官并没有因为失明而变得更加敏锐,他对于世界的感知反而变得迟钝起来。
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宇文玥关掉花洒,移开浴室的移门,小心地踩在防滑垫上。浴巾在右手边,衣服放在了置物架上,他按照记忆,顺利地完成了这次洗浴,这大概是这几天来他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了。
不知道燕洵是不是顺利地被保护起来了。
想起燕洵,宇文玥就愧疚,元氏集团洗钱案件的污点证人燕世城被杀,其妻儿也遭到各方力量的威胁。
燕世城是宇文玥负责看押的,但是宇文玥没有料到宇文家是站在元氏集团这边的。
燕世城死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燕世城的家人,但是最终也只保下一个燕洵。
代价则是失明。
祖父名义上是派了个人来照顾他起居,想必是怕他再掺和进这场混乱的势力角逐中,所以安插了一个眼线罢了。
事实证明,想太多就容易摔跤。
宇文玥结结实实跌在地板上,活了二十几年出的丑,还没有这十天的多,宇文玥爬起来坐在地板上,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余生,还是认命地自己爬了起来,摸着墙回了卧室。

TBC

评论(8)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