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一八】地铁上班族-12

快完结了。
其实我觉得就这样也可以算结局。
一开始想的,写出来的,最喜欢的结局,在情节上圆不过来,弃了,哭成狗。
还是没能开车,遗憾。

正文:
“救佛爷。”
这是齐铁嘴被二月红拍醒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一句话,也是他彻底失去意识前喊出的最后一句话,二月红甚至没来得及开口问佛爷在哪里。
幸亏二月红带来的人手众多,没怎么费力气就在齐铁嘴附近的瓦砾中挖出了张启山,虽然浑身都是血,但因为是在建筑的三角区,所以都是轻微擦伤,外边看上去可怖,却没有生命危险。
二月红把二人送上救护车,也顺手把昏迷不醒的裘德考和陆建勋送进了公安局。

整件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上次齐铁嘴被绑架之后,黑背老六在道上放出话要活捉陆建勋,消息放出去大半个月后,裘德考直接联系张启山说是已经拿下陆建勋,想要张启山去领人。张启山略微考虑了一下,应了下来。
这天张启山出门时候齐铁嘴摔了眼镜,不得不再去配一副。
张启山说开车送他,齐铁嘴摆摆手让他去上班,自己去另配一副就行。
张启山吻他额头,约了公司见面。
齐铁嘴配好眼镜去到公司,停了车,一撇头看见二月红和陈皮带着一群人出门,他歪头看了一阵,晃晃脑袋,乘电梯上了楼。
公司里的气氛有些凝重,齐铁嘴拉住埋头走过的解九才得知张启山去见了裘德考。
齐铁嘴不知道裘德考是何许人也,但他清楚,张启山没有告诉他的事情,危险是一定的。
他没有想过张启山会骗他。
当他赶到张启山和裘德考约见的废弃工厂时,陆建勋按下了引爆装置,张启山所在位置的天顶坍塌,他扑向张启山,想为他挡去坠落的砖瓦。
陆建勋没有算到的是厂房太过陈旧,顺便把他和裘德考也一并埋了。
部署在厂房附近的陈皮和张秘书看见厂房塌了,俱是一惊,带着人就挖起来。
二月红匆匆赶到,也只来得及帮忙挖个事故现场。

受伤较轻的张启山断了几根肋骨,闭合性单处肋骨骨折,护士给他绑了弹性胸带,他就坐在齐铁嘴病床前守着。
尹新月已经不在医院工作,提着水果篮子来看望齐铁嘴,左看看右瞧瞧,感叹一句“齐桓最近水逆得厉害啊。”
“自打遇上我,他就没有安生过。”张启山抓着齐铁嘴打着石膏的右手,“车祸,绑架,都是冲着我来的。”
“发生了什么?”尹新月坐下来。
张启山亲亲齐铁嘴的额头,“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张启山怕是这辈子都没法忘记陆建勋居高临下,一脸傲然地说:“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张启山。你说,齐桓那小子这回还能不能替你挡下这个劫?”
“关齐桓什么事?”本来岿然不动的张启山闻言仰起头,眉毛挑得老高。
“你就说你出任九门集团总裁那天,他停车替你挡下了那一撞。”
“再说他被绑架那一次,我手下的小弟也是没脑子,绑着齐桓就回来了。”
“正巧,今天就一起收拾了。”张启山双手握拳,捏得手指咯噔响。
可是世事不如意,齐铁嘴还是来了。
张启山是九门集团的总裁,也是齐铁嘴的爱人。
齐铁嘴没有理由不来,他有时候还挺庆幸自己爱上的人是张启山。
他为公为私,都只为了这一个人。
但是张启山只对他说了一句话,“齐桓,走!”
齐铁嘴看着坍塌的天顶,依旧不管不顾地扑过来。

“自作聪明。”张启山拍着医院的栏杆,却听见病房里有了动静。
齐铁嘴醒了。

“小九?”齐铁嘴睁着无辜的一双眼,看着围了病床一圈的九门集团董事。里面还夹杂了个他不认识的,那人坐在他右手边,身上有不少伤,脸上焦虑的神色在和他目光相交之时褪去,取而代之的欣喜之色。
齐铁嘴嘴一嘟,指着那人就是一句语惊四座的话,“是你撞的我吧?!”
那人脸上刚起的酒窝顿时消散,笑容定在脸上,嘴唇翕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九,我装标书的u盘你收好了吗?”齐铁嘴小声嘟囔着,一边戒备着那人,一边望向解九。
解九勉强维持镇定,推推眼镜,“小八,长沙那块地我们早就投过标了,你不记得了?”
“什么?”齐铁嘴看见一群人神色各异,却都满脸困惑,捂脸懊悔,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了句,“那中标了吗?”
“中了,佛爷帮了大忙。”狗五难得见齐铁嘴这般吃瘪模样,接着话就侃了下去。
“佛爷?”
“就是坐你右边这个,张启山,张大佛爷。”
完了,冤枉了张大佛爷!齐铁嘴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赔了个笑,不知为何,他看张启山的脸上除了怒气,居然还有一丝委屈?
齐铁嘴转向解九,“小九,我想回家。”
“还不能出院。”解九望了眼张启山,“我先一步回公司了。”
等尹新月洗了苹果进来,发现九门的当家陆陆续续都走了,只剩张启山还坐在齐铁嘴床侧。
“齐桓睡着了呀?”尹新月咬着苹果,含糊不清地问道。
齐铁嘴闭着眼睛直转,又来了个不认识的,张大佛爷熬着不走是为了等这姑娘?
张启山闷头想了一阵,替齐铁嘴掖好被角,带着尹新月关上房门离开了。
齐铁嘴还可以有其他选择。

张启山的办公室还是斜对着齐铁嘴的办公室,齐铁嘴出院后依旧保持着上班迟到的记录,出院10天了,齐铁嘴迟到了10天了。隔着玻璃门,齐铁嘴的脸上有擦伤,脸上没有贴创可贴,额头上那道车祸留下的伤疤清晰可见,右手上的石膏还在,左手开门的时候颇为熟练,给张启山只留下一个背影。

说真的,自从二人重回陌路,齐铁嘴虽然仍旧仙人独行,却少了许多灾祸。
长沙地块的医疗建设在尹家的帮助下顺利完成,尹新月也因为陈皮的戏如愿走入了娱乐圈。
两年后,九门集团在上海开了分公司,张启山带着解九和狗五要去远方。
狗五揣着手,看着齐铁嘴,老神在在地道:“不回来了。”
齐铁嘴却意外地看着张启山,不为别的,只为他身旁两个孩子。
陈铭看着齐铁嘴,忍着眼泪水,陆爻用衣袖给他擦泪,张启山与董事一一作别后牵着两个孩子上了飞机,竟然也没有回头。
张秘书站在陈皮旁边,陈皮斜眯着眼,“张大佛爷也是狠,我算是服了,你怎么不跟着一块儿走?”
“堂哥不让。”
陈皮勾起嘴角一笑,“走吧,该干活了。”

评论(1)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