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溪

追星女孩绝不认输。

花滑喜欢金博洋。

演员在追朱一龙。

墙头非常之多。

写过文的cp都是真爱。

会写字
开始练习成为一个写字po主
此生愿望之一是
给喜欢的太太的个志题字。

会做发簪
希望能亲手送给喜欢的爱豆。

立志要赚钱买5D3和小白兔。

【一八】地铁上班族–6

这一节写得还是比较欢脱的。
我还是比较喜欢轻松恶搞的画风啊。
等不到晚上就更了😝

正文:

陆建勋特别开心,九门集团乱成了一锅粥。
陆建勋十分生气,小弟绑过来的是齐铁嘴。
小弟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陆建勋愁得脸又瘦了一圈。
这齐铁嘴要不要给放回去呢?
陆建勋坐在齐铁嘴对面,看着他揉着被打疼得脑袋。
不行,人都醒了,自己的脸都被他看见了,不如和九门集团用他换张启山,然后一不做二不休,把两个人都给做掉。
好主意。
陆建勋右手握拳敲在左手掌心,给自己打十分,完美。

齐铁嘴死命地揉着头,这绑架的下手一点儿都不轻,你说要是直接一棍子给敲死了怎么办。
坐在对面的陆建勋并不陌生,虽然之前只是在解九给的资料里了解过这个人,今天算是见面了,只不过这见面不但并不正式,还有些滑稽。
齐铁嘴看着对面的陆建勋一言不发,面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最后一个得意的笑。
虽然清醒后依旧装晕了一段时间,知道陆建勋想绑的是张启山,这应该算是误绑,可陆建勋没有丝毫放人的意思。他摇摇头,这人多半是有病,自己这回危险。
“你的手机都不设密码?”陆建勋对于轻易地就打开了齐铁嘴的手机表示十分惊讶。
“解锁太麻烦……”

张启山坐在北京机场的候机室里,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齐桓二字亮起来复又暗下去,反反复复。
尹先生对开发案很满意,临走时候有意无意问了句青年才俊婚否?
张启山想了想,亮起屏保递到尹先生面前,回了句,我儿子。
尹先生夸了句,小伙子长得标致,打车十五块就能到机场,忙,不送。
两个人和和气气地分别,现在张启山对着黑了很久的屏幕有些懊恼,刚才就该接,不知道他这一天过得怎么样。
广播里播报着张启山手中机票上的航班号,该登机了,马上就能见到齐铁嘴了。
可他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却是收到齐铁嘴被绑架的讯息,对方要求九门集团用张启山去换齐铁嘴。
张启山想都没想就脱了西装外套,抡起袖管开着车就回了公司,丢下一句话,让接机的张秘书打车接陆爻去现场。
九门集团的七个董事坐在会议室。
“居然敢动小八,也是不要命了。”霍三娘拍着桌子,手上的环镯叮当作响。
“三娘,你在这儿干瞪眼也没用,人不说让咱们用佛爷去换么?”狗五转着手中的茶杯。
半截李幽幽一个眼神扫过,狗五装模作样低头去喝了口水。
张启山推开会议室的门,扫了一眼众人,只问了一句话,“去哪里换人?”
如果说谈下和北京尹家合作的策划案,让众人对张启山有所肯定,那张启山方才那句话让众人认定了他这个总裁。
九门集团和其他公司一样,也讲利,但也有情。
二月红报了地址,解九把七人讨论过的对策和张启山将讲了一遍,张启山踱步想了想,看看手表,“再等五分钟,我让日山带人去齐桓家附近找线索了,应该马上就有结果。”说着他的手机就响起来,“是陆建勋?”
“九爷,就按照大家商量的计策来。”张启山说着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走。

那边的陆建勋吊了齐铁嘴一天,给张启山打电话打了十几通却没人接,他一度以为齐铁嘴这个人根本不值价,打给解九时候才听到一句像是人讲的话,“小八在你那里?”
陆建勋“嗯”了一声,“让张启山来换他。”
解九下一句就让陆建勋几乎吐血而亡,“可是张启山不在我这里。”
陆建勋丢下一个地址就挂了电话,看看还没缓过神来的齐铁嘴,“你人缘是不是特差?”
齐铁嘴“嗯”了一声。
陆建勋几乎要昏厥过去,招呼着小弟们把齐铁嘴给吊了起来。
然后絮絮叨叨给齐铁嘴讲了一个下午的他与张启山的恩怨。
齐铁嘴听得头疼,总结出来三个字形容陆建勋——真有病。
骨折的右手被拽得仿佛又要断开,齐铁嘴扭动下身子,只听两声闷响,肩膀处一阵剧痛,额上不住冒冷汗,脱臼了。
张启山赶到的时候齐铁嘴已经昏过去了,他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解决掉了打头的几个小喽啰,然后解开吊着齐铁嘴的绳子,用自己做肉垫接住了齐铁嘴。
陆建勋根本不敢动,因为张启山是带着黑背老六来的,这人陆建勋认得,还怕得很,匆匆丢下一句秋后算账就不见了踪影。

小护士不想时隔一天又在医院看了见齐铁嘴。
她彼时正在给急诊室里高烧的小朋友扎针,小朋友不安分地四处张望,忽地就大哭了起来。
小护士一边哄着小朋友,顺着方向望去,只看见张启山浑身浴血,肩上纹着的纹身不知是什么猛兽,忽隐忽现,怀里的齐铁嘴面色惨白,嘴角挂着血痕,一看就是失血过多休克过去了。

小护士推来担架床,“把人放上来!”
张启山顺从地将齐铁嘴平放在床上,“阿桓他……可能有内伤,我已经尽可能避免二次伤害了。”
“先推进急救室。”小护士和医生推着齐铁嘴就进了急救室。
张启山坐在一旁的靠椅上,小护士从急救室出来,“伤得不重,双臂脱臼,前胸后背有伤口,失血不多,不是休克,是睡过去了。”
“谢谢。”张启山长舒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后背靠到椅背上,将脸埋到自己的手掌中,拢到耳后的短发又散落下几束。惨白的灯光下,他手臂、后背上的刀伤还隐隐渗着血,带着些许的凶狠戾气,但是心里却已经安定下来。
“你抬个手,我替你处理伤口。”小护士用棉花沾了酒精替张启山的伤口消毒。
“你……就是尹新月?”张启山看着小护士忙前忙后,白色的大褂上已经沾染了不少血迹,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护士,谁又能想到这就是北京尹家的大小姐。
“你是佛爷?”小护士撇嘴没好气地问。
“我是。”
“哟,还真是齐桓那家伙念叨的佛爷。”说话间上药的手法都重了许多,小护士边嘀咕边想,这就是齐桓暗恋的那个人没跑了,终于让我看见这个挨千刀的了,不下点毒手都对不起自己一颗破碎的少女心。
张启山莫名其妙地被小护士折腾得伤口火辣辣地疼,却也听清了小护士的话,“你想说什么?”
小护士听这话,把绷带一甩,“你喜欢齐桓吗?”
彭主任接过抛出优美弧度的绷带,“尹护士,你给我去办公室写检讨,达不到5000字,今天的考核不合格。”
TBC

评论(3)

© 年越溪 | Powered by LOFTER